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洽草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兄弟,听说你分到新疆了

新人帖
2016-7-21 08:31:50
3230
夜,阒寂无声,机关楼中仍有亮光的房间只剩我这一个了。


敲定稿件的最后一个字,再认真校对润色一遍,也准备收拾回去了。正要关门离开,手机突然响起来,噢,是个陌生号码,南京打来的。


“是王雪振学长吗?”电话那头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。


“是呀,请问你是?”


“学长好,我是今年刚刚毕业的学员,叫刘ⅹⅹ,分到了新疆……”


他刚说完新疆两个字,就猛然间没了声音,不一会儿,干呕似的抽泣声断断续续传过来,看样子,他哭了,而且很伤心……


“兄弟,好兄弟,没关系的,真没关系的……”我握住听筒,轻声安慰着他,无意间抬头望了望窗外的夜空,仿佛也看到了三年前的自己,是的,那个曾经同样哭泣过、恐惧过、无助过的自己。





我是2008年考入南开大学的,是哲学院招收的第五批国防生。


进入学校后,我给自己确立的目标很简单:争取北京大学哲学系的免试推荐研究生,以便以后有足够的资格到部队院校当教员,是的,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员。


都说国防生进了大学就是进了保险箱,工作不愁去向明确,大学生活简直是“爽爆天”!其实,情况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,我们那届的国防生还都是蛮拼的。


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,我的大学前三年过得和高三基本上差不多,除了上课和实践活动,其余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自习室或者图书馆,中午很少回寝室午休,趴在自习室将就下就ok了。


印象最深的是大三的时候做学年论文,为了能够质量高些,我大二暑假留在了学校,每天看四卷本的《费希特著作选集》,一天基本上读12个小时左右,连续35天,以至于后来看到费希特都想吐。再加上当时暑假人少,很少与人沟通,等回到家里,感觉自己说话都有了困难。


天道酬勤,我觉得做这些是值得的,毕竟自己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,所以愿意为想干的事情下苦功,不干出个名堂来便不肯罢休。


至少从结果上看,辛苦耕耘还是带来了收获:大三的学年论文我拿了一等奖,当时的学分绩也有90多分。


正当我踌躇满志准备向目标发起冲击时,一个突如其来的通知让“剧情”有了极大的反转。


那一年,总部规定,指挥类国防生不允许考研保研,而我恰恰是指挥类的国防生!!!


听到这个消息后,我感觉天都暗了,也许大家觉得没什么,但是对于我来说,这个消息在当时无异于晴天霹雳,辛辛苦苦奋斗了三年,眼见着目标离自己越来越近,突然间,这件事儿变得与自己毫无关系,心情失落到谷底也可想而知。


家人、老师、同学都感到十分可惜,哲学院主管学生工作的杨晓峰老师还特意到选培办争取过,但规定就是规定,毕竟“受伤”的不止我一个,不可能更改。


想过退出国防生,当然也有很多人劝我退出。说实话,让我做退出的决定,我真舍不得,考研保研最终是为了到部队,现在这条路断了,与教员可能无缘了,但在部队干其他的,一样能干出来。


咬紧牙,憋着劲,那段时间最终也挺过来了。





大四分配的日子,毫无疑问是紧张无比的。


说心里话,直到分配结果最终敲定,我从没有想过我会去新疆。


我当时的综合评定成绩是第一,选择机会很多。但命运偏偏爱开玩笑,分配的时候,由于我和一个好兄弟在同一个名额上发生了误会,等重新回头选时,就只剩下一个新疆的名额了。


大家想必也明白了,这个名额,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单位,在祖国的最西部,一面是喀喇昆仑山,一面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。


当时选的时候,选培办的干事拍了拍我的肩膀,不愿意的话,我们再想想办法。我笑着摇了摇头,还是选择去了,很决绝。


选完出门,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,不是怕苦,也不是不愿奉献,就是觉得与自己的预期差距太大,自己一下子也接受不了。


当时做决定的时候,也没有给家人说,他们一直在等我的好消息,毕竟是第一名,再差能差到哪里去。但结果,从家人的角度看,确实差到底了。


三天后,我给母亲打电话,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,怕她伤心,还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。


知儿懂儿莫如父母,母亲的语气很坚定:去哪不一样,现在飞机都这么方便,去了就要干好,相信自己就行了!


说实话,听到母亲这些话的时候,我的眼泪哗哗的。后来父亲偷偷告诉我,母亲那个晚上没有合眼,哭了整整一夜,劝都劝不住。


这就是我的软肋,如果说我去新疆有什么顾虑的话,家人就是最大的顾虑。


我永远忘不了母亲和妹妹到郑州机场送我的场景,我怕自己受不了,提前安检进入候机室,当走到转角,我扒着墙角看安检门口,她俩果然还在那里痴痴地望着,而母亲,哭得像个孩子。


每当坚持不住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这一幕,我一遍遍告诉自己,当孬种软蛋,首先对不起的是父母为自己流的眼泪。


只有工作,只有出色的工作,才是一名军人感恩尽孝的最好方式。


这样,才能让远在家乡的父母亲人安心。





来到新疆喀什后,我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。所以有人问我对新疆的印象是什么,我的回答一直是两个字:感激。


我的单位属于南疆军区管辖,当时报到,军区干部处的戴干事特意和我谈心,他对我说:“南疆是片沃土,相信你能干出名堂的!”


这句话,我一直记在本上,它对一个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来说无疑是很大的鼓舞和激励。


到了师部后,我分到了直属队,按部就班当排长。大家对我还挺稀罕的,连长、指导员还有排里的班长都挺照顾我的,这里自然条件虽然差,但官兵还是非常朴实真诚的。


有一天晚上,我正在会议室加班看书。通讯员找到我,让我到宣传科去一趟,这是我和陈干事的第一次见面。


陈干事详细问了我的情况,建议我有机会可以尝试做些新闻宣传工作。其实,我大四曾在《解放军报》网络宣传部实习过,不过觉得水平不够,没好意思给他讲。走的时候,他送了我几本新闻写作书,让我抽空看看,我接过书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价值,向陈干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
后来我去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培训,就一直带着陈干事送给我的书,等任职培训结束的时候,书也被翻烂了。培训期间,我获得了军旅生涯的第一个三等功,当时也是各种第一,在这里就不多说了。


培训结束后,我继续回到连队带兵。当时,我们单位全员额赴海拔4500米的地区开展实战化训练,宣传科宣传报道人手不够,就向上级请示把我借调了过去。


我觉得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,就闷着头好好干。在高原上待了四个月,我跟着陈干事转遍了师里的所有单位,采访到了很多动人的典型和故事:38岁甘愿被特招入伍的工程师马军、两次入伍的清华学子李高杰、为了完成任务不打麻药就缝针的买尼苏尔……


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事例,有些尽管看起来琐碎平常,但每一件都足以震撼人心、直击心灵。


当时我就想,他们没有父母吗?他们没有家庭吗?他们不想过舒服日子吗?答案无疑都是肯定的,同样的条件,别人都没有喊一个“不”字,自己还矫情个啥?


所以就用心写稿、采访,唯一的念头,就是要把这些感动人心的故事传递给更多的人。到目前为止,我先后在《解放军报》《人民军队报》《解放军生活》《解放军画报》《军队党的生活》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》《中国青年报》等媒体期刊发表各类文章120余篇,在师宣传科干事的岗位上也干满整整一年了。前几天,我整理了一下自己近三年写的文章,发表的达到12万字,其他杂七杂八的加起来也有30多万字。


虽然成绩比起其他人,还比较少,但我觉得,我最起码没有辜负光阴,没有辜负南疆这片沃土给予我的收获和感动。


或许有一天我会离开,或许我会一辈子在新疆干下去,但无论哪种选择,新疆的经历对我而言是无价的!我的感激,是发自内心的!





絮絮叨叨,叨叨絮絮,电话那头的哽咽声已经没有了。


“学长,我明白了,谢谢你!”听得出来,他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过来。


我说的也许太多了,但我真心希望他能明白:


到了新疆,不是人生的结束,而是一个崭新的开始……


加油兄弟,衷心欢迎你加入新疆绿色军阵,我在这里等着你!新疆是片沃土,相信你一定能干出名堂来的!


与所有情愿与不情愿分配到艰苦地区的学弟学妹共勉!!!

文 | 王雪振

083148o7z7vd74ibz7n2l7.jpg
收藏
0 条回帖
需要登陆后才可进行回复 登录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洽草社区

GMT+8, 2018-10-23 20:14 , Processed in 0.562718 second(s), 36 queries , APC On.

Discuz! X3.4内核驱动

© 2015-2016 QiaCao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